站名题字:永新
文苑采薇
文苑采薇
§您现在位置:首 页 > 文苑采薇
一个留守老人的心里道白
来源:  

老伴去世后,总是感觉一天不如一天了。每天我都对自己说好几遍:“站直了”,可背还是驼的越来越厉害。

我有五个儿子,都挺争气,都在城里买了房,也都有自己的小车,每年过年他们都载着全家一起开车回来,五辆车把门前排的满满当当,惹得乡邻们个个羡慕。我有十个孙子,大的正在读研究生,小的正上四年级,都不在村里。我每次上街,总有人热情地和我唠嗑,夸我儿子有本事,孙子有能耐,我总是自豪的笑笑。

我总得回家,这里前后三排,五处宅子,都空着,上着锁,长着一人高的杂草。前些年我总会将杂草锄去,把院子里扫的干干净净,这几年不行了,稍微干点活就喘的厉害。老伴在的时候,我俩总是不停的聊天,念叨我们的儿子,说哪个小时侯最调皮,哪个小时侯最爱哭。念叨我们的孙子,说这个像他爸那个像他妈,倒也不觉怎的,可现在就我一个人了,出也一人,进也一人,很是感到了孤单。村子里像我这样的老人还有几个,买东西连个跑腿儿的人都没有,要是还能成立个像当年 “互助组”、“合作社”那样的组织该多好啊!

儿子们都有自己的事要做,孙子们又都得上学,而且我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,否则当时也不会把他们一个个送出家门。我只是希望他们过的好,就不能要求他们天天陪在我身边。但是真的有很多次我在半夜里醒来,便再也无法入睡,我想到村东老八,他和两个儿子住在一起,整天乐呵呵的领着孙子玩,也挺好啊,于是,我就想我错了吗?我有五个儿子,总得留一个吧,那留谁呢,老大?老二? 想来想去,我想让他们过更精彩的生活,让孩子们接受更好的教育,因此最后决定还是留我最合适。糟老头子,想拽孩子的后腿啊!

老伴去世后,儿子们曾提出让跟他们住,我没有同意,我住不惯城里的楼,我也舍得我这几间老屋。我曾经很多次回想起当年盖房子的情景,很多次地凝视我的老井,看见老伴脸上泛起的笑,看见儿子眼中的骄傲,每次都默默垂泪。儿子有时回来看我,但除了过年很少结伴回来,不过即使回来一个我已经很高兴了。因为白天忙,常常天黑才到家,我就兴奋的开火给他做点饭,炒个菜,他们总是说:“不饿,您就坐会吧,爹。”我说:“不饿就少吃点嘛。”当他们夸奖说这菜真好吃时,我也笑眯眯地,心想别忘了爹当年可是厨师,但他们很少在家过夜,因为他们有了自己的家,因为他们明天还要上班。每次儿子走后,空荡荡的屋子里重新又剩下我一个人了,但我总是感觉儿子还在我身边,就躺在我身旁,这种幻觉总能战胜黑暗里的空虚,让我安然入睡。

农历七月十一,是老伴的周年,我早就给孩子们打电话,让他们早点回来,可九点了还不见人影。我给老大打电话,本想训他一顿,告诉他不愿回来就别回来了,电话里传来他焦急的声音,“老三这刚办完事,我们马上就到家了。”我竟说:“别着急,别开太快,路上小心点。”

我坐在胡同口王嫂门前,面向村口的方向,王嫂在纳鞋垫,又跟我讲,你儿子行啊。我没理他,我甚至听不下去,我不管他们有多大本事,我现在想他们,希望他们能马上回来,希望他们能平安的马上回来。终于,我露出了微笑,我看见儿子的车了,我赶忙起身回家开门,一回头看见只有他们几个,我一愣,问孙子们呢?他们都低着头小声说孩子们都还在上课。“没关系”,我说,赶忙回屋,将一大半饺子藏进柜子里,我还以为媳妇、孙子们都回来,昨晚一直没睡,包了一夜,包了好多好多。

我盼望着过年,并不是因为门前的车会让乡亲们羡慕,因为这一天儿子、媳妇、孙子们都会来到我身边,会有笑声从老屋里传出,会有儿孙满堂的感觉,我笑眯眯的看儿子们喜气洋洋的并肩而坐,看媳妇们嘻嘻哈哈地聊天,看孙子们叽叽喳喳地吵闹,心里无比幸福。可是傍晚他们都会离去,热闹一天的老屋,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,只有我一个孤老头子,在桌前吃孩子们剩下的饭菜,回想着刚才的幸福场面,边吃边傻笑。总感觉心里空荡荡的,似乎缺少了点什么,可到底缺少了什么呢?街上传来小孩的欢笑声,常常有孩子撒娇地喊着“爷爷,爷爷”,我也全然不在乎。

唉!我老了,我不会离开我的老屋,我常常会在半夜里起来,一个一个的瞅瞅看看,就像是看自己的孩子,直到更老,到……

(青龙满族自治县青龙镇前庄村党总支副书记--许 明)

 

主办:中共青龙满族自治县委组织部 技术支持:创想网络
承办:青龙远教中心  冀ICP备05010238号  您现在是2845849位访客